Chia Yi Lai

我懷念的

食物

小時候爸爸常帶我喝的甘蔗汁

小時候我家巷子出來大馬路的對面,有一間賣甘蔗汁的攤子,爸常帶我去喝,夏天的時候,喝下一口整個人瞬間結冰的涼爽。

桃園火車站的雞蛋糕

從小我就愛吃雞蛋糕、紅豆餅這些東西,大學時在桃園火車站附近,記得那時在買的時候,老闆還以為警察要來了,趕緊躲進巷子,我們就在兵慌馬亂下買下這輩子覺得最好吃的雞蛋糕,可惜就只吃過那麼一次。

三峽的乾板條

我以前對新食物的接受度很低,不知道好不好吃的東西,總是選擇不嚐試。從沒吃過板條的我第一次吃就愛上了,滑嫩有彈性的板條加上獨特醬汁,而且是用瓷碗裝的。後來在其他地方吃到的乾板條、粿仔條,總是比不上那記憶中的味道。

地方

西門町的奧斯卡電影院

我不喜歡花家裡的錢,所以學生時代看電影總是選擇二輪電影院,便宜又可以看很久,但就是環境比較老舊。多年以後,反而有一種陳舊獨特的記憶,在裡面看的電影也是印象深刻。

鶯桃路

從鶯歌到桃園的這段路,名字很可愛。大學時常常從三峽到鶯歌、桃園逛街吃東西。有一次從桃園火車站走回三峽宿舍,邊走邊想事情,走到腳後跟都破皮了,所以我還記得那雙很喜歡的帆布鞋。這條路其實沒什麼特別景色,有一種從擁擠都市到市郊,再到鶯歌小鎮,遠離塵囂的景色變換感受,還有僅去過一次的二輪電影院。不知道未來的模樣,那些踩過的路上,踏著學生時期的懵懂與無憂無慮。有些事物或許很平凡,卻是自己珍藏的回憶。

南投某些不知名地點

那些有名的景點充滿觀光客,好像在我腦中反而不是那麼重要。不愛規劃行程的我,喜歡到哪裡就亂走,到了某個地方也不知道是哪裡,這樣帶有神秘感和未知感反而更好,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些地點在哪裡,叫什麼名字,該怎麼去,知道了反而就不美了。它們就是在記憶裡了,那些曾經到過的地方。

家裡後面的空地

以前家裡後面有一片空地,有一小片竹林,有我爸種的一小塊菜園,種瓠仔和絲瓜時,藤蔓爬滿整片網子時,陽光從天空灑下來,透過整片藤蔓,變成金黃翠綠,夏天午後清新涼爽,結實累累的瓠仔絲瓜們讓後院充滿生命力。

竹林很早就被移除了。菜園旁邊也因為信徒需要燒金紙,而設置一個大燒金紙爐,那些信徒們抱持著信仰和希望,把金錢傳送給神明與祖先,將煙燼留給我們。

菜園的另一邊,因為家裡買車,所以蓋起鐵皮,現在變成陰暗的停車地,除了停車外,也堆了許多舊雜物,覆蓋著灰塵。再也不能像小時候那樣在女兒牆上走,不能再抬頭看見陽光從藤蔓網中灑下來的景色。

keyboard_arrow_up